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体罚或者变相体罚俺的老师,俺可都记得您  

2007-07-17 18:30:17|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写了一篇劝教师不要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的文章,看了雨点先生的评论,就不觉想起自己上学时挨的打,一次次历历在目,也不是记老师的仇,想想还是非常非常地不舒服。

       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被变相体罚,是在三年级。刚开始学作文,那堂作文课是讲怎么写信,老师来了个启发式教学,问谁会写信、怎么写信,我就高声喊:“我会,我会!”万万没想到老师来了这么一句:“你会写信?你哥哥初中毕业连封信都不会写,写的信都让邮局退回来了,你还会?能的你吧!”就这一句比用刀子割俺的肉还疼,羞得我赶忙低下了自以为是的小脑瓜,作犯罪状。我哥哥的写给他那当兵的同学信被退回是真的,那也不是俺哥哥不会写,是因为他那同学的部队拉练、换防,变了地址,那时候村里来信都放在学校,学校老师再让学生捎回家。我说我会写信就是看了俺哥哥给他同学写的信,也看了他同学给俺哥哥的信,说实在的没学怎么写信我实际是会写的,老师应该让俺说完,不对的地方他在补充更正的,这一节课应该很圆满的。没想到俺的瞎积极发言让老师泼了一头凉水,连俺哥哥一起嘲笑了。多亏我还是小,脸皮厚点,老师这点变相体罚的伎俩并没有熄灭我对文学的热烈追求,我可能从小就是愈挫愈奋的主,以后的作文直到大学还是优秀加优秀,不管在小学、初中、高中还是大学经常作为范文被老师表扬、诵读。

       真正挨打,还是那个老师,那时已经是四年级了。

       笔者从小就聪明和调皮,所以挨揍想起来也算活该。这个老师打我两次,一次是我突发神经,以一个男同学的名字给一个女生写纸条,大意是要人约黄昏后,那女同学竟然含恨带羞的把纸条交到老师手上去了,于是老师就让我等几个重点怀疑对象再把那纸条的内容写一遍,他说我们写,写完一对笔迹就明白是谁捣得鬼了。老师既然明白是谁作的案,自然不能放过我,把俺叫到讲台前,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耳光,揍得我哇哇大叫,哭着跑回家去,边跑还边叫着老师的小名骂着(都一个村的,他也叫黄x毛的,都是自家兄弟),回到家俺娘也没给俺挣情理,虽然疼俺也没好意思到学校找老师,哭过也就算了,过几天还得继续去上学。

       第二次,也是俺显示俺那小聪明,没使着地方,让老师好一通揍。那时候,已经恢复高考,开始重视教育质量,有次全公社统考,教师交换监考。考数学的时候,一个小时的试题,我没半小时就做完交了卷,那时候我的数学不是一般的好而是相当地好。有次放学以后,老师出了几道应用题,谁做对谁走,他刚在黑板上写完,俺也就做完,老师一看全对,俺就第一个洋洋得意地走了,那个自豪劲简直没法比喻的。可这次考试非同小可,要检验教师的教学水平,全公社排队的。我哪知道这些呀,早早交了卷,还是觉得自己能得很,扒着教室的门框看其他同学的热闹,耐不住寂寞就不时问监考老师:“快到点了吧,老师,怎么还不收卷啊?”可能说了不是一次。等晚上老师回来问考得怎么样,那些笨货、没考好的、再给他们一个小时也还不会做的家伙们就七嘴八舌就把责任推到俺头上了:“都是黄六毛,催着监考老师收卷,要不俺那最后一道大题就做完了等等。”老师一听大多数学生没做完,我还在那里挑拨事端,就火冒三丈,那还管三七二十一了,大喝有声:“黄六毛,过来!”又是噼里啪啦一通耳光,这次俺听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就表现得特像一个共产党员,一声也没哭,不敢哭了,知道自己是惹祸了!

       很快到了五年级,就是毕业班了,换了两个老师,虽然俺的学习那是名列前茅的,但依然调皮,上墙爬屋、下河捞鱼的事没少干。有次,还不到五一,天已经有些热了,上午放学几个同学就去村西北的大湾游泳,天虽然是热了,但那水还很凉,扑通一声下去,冻得呛不住劲,浑身打哆嗦,就匆匆回来了。下午,正上体育课,在操场上玩得开心,有同学说数学老师在办公室找你,就快跑着去,以为有什么好事。到办公室,老师问:“是不是下湾了?”赶忙否认,老师不听,把俺胳膊用手一划,一道白印很清晰,我们下的泥湾子,只要一划就露馅的,“伸出手来!”,老师拿起尺子照准手心就打,反正打了个10来下,“还敢不敢?”吓得赶忙说不敢了,“还有谁?”,在痛打之下俺不能不当叛徒,只得一一从实招来,那几个同案犯也没脱了一顿狠揍。这次挨打从来没觉得冤屈,打过了疼过了天热了还是照样去下水湾,不下水湾那还叫男生!

       还有一次让俺语文老师又罚了一次,他是外公社的,我们学生轮着管他饭,我们家三个上学的,轮上就管三天的,都是到家里吃,因为吃百家饭,因此他对我们村里有孩子上学的人家都很熟悉,平时态度很好的,没见过他火过,也不体罚学生,可能觉得打着不实在。那次是课间休息,俺又上了调皮的劲,就爬到教室前的小槐树上作猴子状,突然间,看热闹的同学一哄而散,赶忙跳下树来一看,语文老师已经到了俺跟前:“再爬上去,挂着!”于是真的就又爬上去作猴子状,久之,挂不住,就掉下了。老师看了俺又好笑又好气,“怎么下来了,你不是很能啊!有本事天天挂在树上啊。”

        到了初中,学习成绩依然不错,但仍不时犯些低级错误,让善良的仁慈的老师忍无可忍、大打出手。六年级的时候,有次上自习着呢,俺后面两个不爱学习的同学招呼俺要玩扑克,开始不敢,经不住撺掇就真地下了手,不知道玩了几把了,反正是让班主任捉了个正着,把扑克给撕了,每人至少打了两个耳光,把我们三个赶回家反省。三个人吓得没敢回家,躲到一个废弃的烘烟的炉屋中玩了半上午,中午照样到点回家吃饭,和没事人一样,下午又去了,好在老师也没在追究。

       到了初三,我不住校,属于通校生,时不时去晚,赶不上早操。学校的厕所紧靠西墙就是农田,有时候就从西墙爬进去,躲进厕所等着自己班队伍跑过来插进去,浑水摸鱼,让老师没法查。那次,我又去晚了,但没爬墙,而是等上完操以后大摇大摆地从学校大门进去的,让班主任捉住了。当时,我都到教室坐下等着上自习了,让班主任叫出了教室,什么也没问就照俺脸上来了两拳,打得我后退了好几步,把俺鼻子打破了,鲜血就顺着嘴唇流下来,滴在俺那破黄布褂子上,因为心里不服气,示威似得,也不擦,任血水横流,挑衅地鄙视着“炮弹”(因其矮、粗,同学们送给他的雅号),那“炮弹”丝毫没有同情,罚俺到操场跑10圈,俺头也没回,就去操场跑了10圈。正因为看不上“炮弹”,也就不愿意听他的数学课,以至到高中数学都成了俺的弱课,高考都让数学拉了不少分,1987年的文科数学题难度也大,俺反正是没及格。“炮弹”权威之丧失还有益与他和俺同学张文秉那一架,“炮弹”体罚那伙计,拿了一个笤帚要打,俺同学一时性起就摸了一把扫帚与其周旋,围着讲台战将起来,好不热闹,这样的老师谁还服他?我说过那张文秉1985年高中应届高考考了550多分,弄了个全校第一,录取去了中国矿业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好生了得,不是“炮弹”教得好,而是人家文秉父亲就是高中数学教师(曾经教过我高中数学的)。

       想想上学挨得打,有些是自己找打,有些也完全没必要挨打,俺又不是品质坏,只是耍点小聪明、搞点小动作,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的,挨打只是因为自己调皮,也没埋怨过老师。但,想起来总是不那么舒服,时代吧,那时候挨了打也不敢回家说,只能自己硬挺着,使自己变得越来越坚强,多少打点还能抗得住。工作以后,俺那揍过俺的老师还大都是民办老师,到局里为转公办的事来找俺,喝茶喝茶,俺可有机会说说了,就开玩笑说老师您可打过两个耳光的,一起来的有会那能说会道的老师就接了:“看来您老师打得太少啊,才两个耳光就把你打教育局来了,如果当时多打几个耳光,现在说不定你都到国家部委去了。”哈哈,一笑,但也给俺老师提个醒,以后上了年纪了少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吧,时间长了您自己忘了,人家挨过您揍的学生可能没忘,并且记得很清楚,譬如我这样的好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