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游学记 第二章 漂泊在路上  

2007-08-02 10:44:00|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了火车,才发现人多,虽然已经快出正月了,但坐火车的人依然很多。我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坐火车,看着陌生的人流真的感到好陌生,车是发青岛——兰州(西宁)的,始发站就没座位的。我有点呆更有些傻地站在走廊上,还没从与亲人的分别的伤感里走出来,似乎不知道身在何处,自己又去往何方,看着没座位的人到处打听有谁在济南一带下车,我连提前联系座位也不懂,上车几个小时了,还是那样呆呆地站着。

       火车随时间的流逝渐渐离家乡远了,越来越远。到傍晚就驶出了山东境内,但我依然没找到座位。

因为站的时间久了,就开始和身边的人渐渐答话,聊起天来。有两个青岛老乡在西北工作的,就和我不时聊着,问我去哪里、做什么去,我老老实实的回答着,他俩挺感兴趣得和我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因为我学文科的,高中的地理我基本都背熟翻烂了的,铁路沿线的城市从没象今天这样的熟悉,所以我没有生疏和害怕,走到哪里也不怕,只要在中国就没什么可怕的。在车上和人聊天的时候完全能发挥了自己学文科的优势,不免初生牛犊不怕虎地侃侃而谈,就有点把那老乡都镇住了,那两人就为我的前途打起了赌,一个说这小伙子肯定能考上大学,另一个就不服气,说你怎么这么肯定的,那有点眼光的老乡说我听这小老乡谈话就可以知道,这话我爱听,我不但要考上,还要考名牌大学的,嘿嘿,算老乡聪明吧!

       晚上12点,到郑州下车的多,我就找到座位了,这才知道有个地方坐下来是多么地舒服、多么的幸福。

在我对面坐着一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文质彬彬的,一看就象学生,于是我们就开始聊天,才知道他老家是俺山东招远的,和俺一样到陕北去考学的,人生有时候就这么巧合,我们俩去的是一个地方!不过他家就在那里的石油上,他是石油子弟,1986年和俺一样落榜,因为石油子弟学校的教学质量不好,就回老家招远补习了。他叫赵民,说他爸爸已经联系好了人,到西安有接的,坐石油上的车走。我就讨好地问能不能捎上我,因为我对要去的地方不熟悉的,他很痛快答应了。我那个高兴啊,真没想到半路遇到同路老乡,这可省我的事了。快到西安的时候我们约好一起下车,相跟着走。

      车到西安,是3月9号的晚上7点多吧,天正下着大雪。我背着铺盖卷和满满一大提包书跟着赵民下了车,就觉得风刮着雪花扑面而来,刮得人都睁不开眼,雪花飞舞,狂风呼啸。刚下车,紧跟着赵民走,一转眼功夫就看不到他了,就快步追赶,等出了站也没看到他的人影,火车上那遇到老乡的兴奋劲早已冰凉冰凉的了。

       怎么办?路还得自己走啊!就回想着东子以及哥哥的指点,向南走,找“尚德门”,出那门再向南就是长途汽车站,附近就有旅馆的,住一夜明天再说。于是就背起俺那铺盖和书,手里还提一提包的,风雪中走在陌生城市的街头,感到是那样的无助和苦涩。雪落到水泥地上,很快就变成了水,顺着水泥地漫流,我那布鞋很快也就湿透了,和俺那破碎的心一样的冰冷。

       走,走,走,不远处真的有高高的“尚德门”,和东子说的一样一会就找到了长途汽车站,找了个便宜的旅馆住下,也不敢再出去,出远门身上总带着点钱的,小心翼翼的,怕让坏人抢了、偷了。

       第二天,也就是3月10日,因为雪大路滑,去陕北的长途汽车都不敢跑。这样在旅馆等也不是办法,就背着行李去打听,上午10点多就有车可以跑到黄陵,上吧,到黄陵再说。

       下午2点多,车到黄陵,我就在原地等着,看有没有去荒原的车,巧的是真俺等上了,路已经好多了,但车速很慢,看那陕北的黄土高原漫山遍野被雪覆盖着,就象毛主席的诗词写的那样波澜壮阔,好一片北国风光!

      5点多,车就到了我要去的鹿川,又一次背起我的行李,走在陌生的街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