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我的老师孔先生(原创.散文)  

2010-01-03 17:2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老杨同志不知发了什么神经,饱含深情地写出了散文《我的严师孔先生》。老杨同志的严师,自然也是我的老师,读了老杨同志的回忆散文,感慨颇多的,引发我了我尘封的记忆,回忆起那曾经的峥嵘岁月,记起了我们的老师与同学,更记起了我曾经的爱情。

        因为我是插班复习的先生,老孔先生只教了我两年,相比跟孔先生学习了三年的老杨同志而言,我对先生的感情淡漠了一些,我承认他是我的恩师,但心里总还有一些纠缠不清的情节,疙疙瘩瘩的不那么舒服。

        但,我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我始终牢记先生的教诲,毕业多年以后时常想抽时间去看看先生,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任时光流逝,一直未付诸行动。

        不能看望先生的原因还在于我那未曾收获的爱情,我无法面对先生。而先生却多年牵挂着我,当2006年高中同学20年聚会的时候,先生见我,攥紧我的手不舍得松开,他还关心着我的爱情,放心不下他的爱徒毕业后的生活。先生酒后,更有些许的动情,似乎老泪纵横地问我可曾记得他对我说过的话,是的,记得先生说过当时不是谈恋爱的年龄,如果我们是相爱的那也要等到毕业以后、考上大学以后,那时候先生可以为我们做媒、结婚的时候到场为我们证婚。

        我对先生是既敬又忌的,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无法直面先生。

        敬爱先生,是先生的人品和教学态度赢得了先生的爱戴;敬爱先生,是先生的为人师表、身正为范,他永远是我学习的楷模;敬爱先生,是因为他爱如慈父、亲同兄长。老杨同志在文章中也说过“虽然我也从了教,从事了跟老夫子一样的职业,但我却不及老夫子的万分之一,因为老夫子把教育看做是一种事业,而我却把它作为一种职业;老夫子把学生当做是自己的作品,而我却把学生看作是我面前的过客。每当有人说教师是什么什么时,我便想起了老夫子,老夫子才是中国教育的脊梁,是社会的拓荒者,是民族的人才!”老杨同志一贯把假话当成真话来讲,但对先生的评价却没有丝毫的水分,是真真切切的处子之言。

        先生是老杨同志的严师,却不是我的严师,而是我敬重的师长。是的,是的,先生是批评过我很多很多,这个我很明白很清楚,他是为我好,我不会忌恨。先生希望我成才,希望我有更好的发展,他不希望我堕落和毁灭。先生不失时机地敲打我,是希望我不断进步,是对我有所期待。

        我对先生的忌恨,是源于他对我和槐花的所谓“早恋”的处理。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中期的高中学校,对学生的早恋是实行坚决封杀的,学校认定是恋爱的话,那是要被开除的。

        1985年槐花飘香的季节,我跟同桌槐花的朦胧的情感,不知道被哪位好事的同学以“谈恋爱”的罪名向先生告密了,这无疑给平静的校园扔进了一枚重磅炸弹。

        先生得知后,非常震惊和愤怒,他不曾想到他眼里的老实学生会如此疯狂和嚣张。先生先是找槐花谈话,要她承认我们的恋爱关系,槐花是性格倔强的女子,听到先生的责问她感到的是莫大的羞辱和满腔的愤恨,她与先生的对话非常激烈。先生无奈之下,威胁利诱,威吓她如果不承认就找她村在本校当教师的张老师回家汇报给她的父母,让其父母管教,甚至要劝其退学,结果是槐花以拍案甩身便走而结束。然后,先生又招我谈话,伎俩跟与槐花的谈话大同小异,在我不承认的情况下,又使出了杀手锏:找我本村的叔伯大哥,当时在当地教育管理组工作,我来本校复习时他介绍的。不管先生怎样恫吓,我自然也不会屈服,没有就是没有,捕风捉影的事怎么可以作为证据?谈话僵持不下,最后我服软,提出了调桌,以此证明我们是清白与无辜,并表示以后保证全身心投入学习,绝不会谈恋爱。

        先生想了想,我的方案是可行的,就这样找机会给我们调换座位。

        调换座位,我是很清楚,但槐花不明白,她以为先生这样做的目的是破坏了我们的友谊、伤害了我们美好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是让告密者的告密得到了回报,不是谈恋爱也是事实上的恋爱了。

        记得跳换座位的那天,槐花到了新的座位后,把一摞课本狠狠地摔在课桌上,在废纸上乱划一气,把钢笔猛然扔到了讲台上,然后爬在课桌上猛烈抽搐、哽咽开来。

        我坐在教室中,呆呆地看她哭泣,什么都不能说,什么也不敢做,任凭她发泄。

        爱情,对那个时候的我们简直是天方夜谭,是想到不敢想的事情,有的也不过是情同兄妹般的友情。但“早恋”的帽子让爱情的种子埋到了心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星星之火在合适的时机是会迸发出璀璨的火光来的。

        春去春又来,又一个槐花飘香的季节的时候,火苗犹如那满树满山的槐花绚烂开来,我知道,她知道,老杨同志不知道,老孔先生更不会知道。

        八年之后的中秋节的前几天,我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槐花姑娘。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