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西行散记之酒事(原创散文)  

2010-11-04 19:5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酒是好东西,我不能喝,你们猛喝!

                                                                ——本地名人雷语                                                 

                                      酒事

        男人好酒,于是就有了酒文化,作为有文化的人,我不能不潜心研究学习,二十年来沉淫其间不能自拔。我非好酒,更不擅酒,晚上喝多了,早上还浑身酒气,好像早上又喝一壶老酒,说明我的身体享受不了白酒的醇厚,分解酒精的能力有限。但人在江湖,往往身不由己,有时候拼却了性命地去折腾、较劲,显示自己的豪爽和实在,留得一世英明,剩得一副烂肚肠。

        从毕业参加工作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一年按喝60斤白酒、200斤啤酒算,二十年喝进我的胃里的白酒至少是1200斤、啤酒是4000斤。如果把这些酒倒入一个池里,那绝对是一个极好的游泳池了,什么样的身体能经得起酒精的浸泡。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多的中年男人倒在了酒场之上,喝酒的中年男人们大多成了“三高一低”(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低性欲)一耷拉(阳痿不举),好色却难以应付老婆越来越高的欲望(科学研究表明:中年女性性需求随年龄增长呈上升态势,而男人是下降趋势,形成鲜明的剪刀差),到城外去沾花惹草却也是望而兴叹、能力有限了。

        西行,一路走来一路酒气,对酒文化有了更多的体味。

                                                            杏花村青花瓷

       到府谷小住,同学王兄做东,上的杏花村青花瓷,56度的高度白酒,据说是400元一瓶,价值不菲。

       二十年不见,不能不喝,不得不喝。晚宴从8点半开始,男同学王兄、女同学亮茹老公、老乡张军跟我,四个爷们展开厮杀,你来我往,倒也不亦乐乎。未几,二斤白酒就喝完了,基本是平均喝的,我可能多点,大概有六两多点,还好,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没有太多醉意。

       酒罢,已近10点,亮茹领儿子回家,我们四个爷们转战歌厅,继续喝啤酒,唱歌助兴。一通狼嚎,酒醒大半,回到宾馆,沉沉睡去,不在话下。

       第二天,天未亮,尚在朦胧之中,就听得窗外鞭炮声响起,方明白是这天是国庆节了,结婚“过门”的已经开始抢先了。同学王兄今天就要参加一个婚礼,当地说是“寻门户”,说好是9:30出发去榆林。看看天色尚早,于是又躺下迷糊一会。

                                                                  老榆林

        国庆节晚上六点,同学聚会第一次晚宴开始,上的白酒是老榆林,53度的高度白酒,每瓶价值158元。

        晚宴安排了三桌,菜还没上齐,有同学就沉不住气,吆喝着喝酒。当地风俗还真跟俺山东不一样,按我的想法,既然这次聚会是榆林同学组织做东,他们几个组织者应该分开桌坐,每个桌上都要有主陪招呼喝酒、有副陪从事服务,可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上来就乱了套。

        郭洲是组织者之一,他在我们桌上,没等热菜上来,就开始敬酒,先跟我喝了,其余几个女生自然不甘落后,她们喝红的却让俺喝辣的,几个白酒喝过,感觉不妙,假装去洗手间躲了一会。回到桌上,已经完全乱了,同学们没一个是端坐的,每人手上端一个酒杯开始轮流敬酒,彩云老公在我们桌上,非要拉我喝酒,我说让他等会,酒是一定要喝的,先让俺喘口气。没有喘息的机会,其他桌的同学又来敬酒,说俺能从山东跑来参加聚会,他们很感动,一定要喝、当真要喝,还要喝辣酒。趁混战之际,赶忙去敬刘震老师一个酒,刘老师还来了实在的,俺敬过他以后,他又主动说跟我喝两个酒,这个还不能说不喝,恭敬不如从命,无奈之下还是喝了。

        一番混战,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白酒了,感觉是晕乎上了。吃饭之后,是要去唱歌的,进了歌厅我就失去了记忆。当天晚上的事情一满是没有印象了,后来从同学发到同学群的照片看,我还跟同学一起喝啤酒来着。听跟我一个房间的老苏说,那天晚上我跟李玉玲老公又喝了一满好多的啤酒,那伙计很能喝的,据说有二斤白酒的量,难怪俺喝醉了,都是我们班的这几个女婿闹的,榆林这几个女同学都找下了能喝酒的高手老公。回来,在同学群聊天,兰兰同学说俺这小酒量还敢到榆林放肆不醉才怪,说她老公也能喝二斤白酒,乖乖,俺地那个天呀,陕北汉子怎么都能喝啊!

        10月2日上午,去佳县玩。在车上,怕自己浑身的酒气熏醉了女生,跑到车尾坐着。100多公里的山路,上上下下,折腾得好一个难受,感觉要吐,赶紧喊停车,下得车去,吐了几口,稍稍有些舒服。在车上,同学轮流出节目助兴,或者唱歌,或者讲笑话,都可以。兰兰同学在佳县做过七年的副县长,此行都是她安排的,在车上还兼职主持,点到谁的名字就表演节目。要俺表演节目,身体正难受,哪来的心情,烂熟的《菊花台》歌词,没唱几句就忘了,匆匆退下。

        中午,在佳县邮政饭店吃饭,席间照例上酒,但经过大战的哥们大都告饶了,多少表示一下,没再拼酒的了。兰兰安排了县电视台主持人做主持、录像(活动期间一直跟随我们全程),还邀请了当地民歌手抛砖引玉来助兴,专业的就是专业的,歌手的陕北民歌唱得那个高亢嘹亮,字正腔圆,真是一个高!专业歌手唱罢,同学轮流出节目,每个桌上都要出,沉默的时候,主持人会让同学们推荐某某同学上台表演。我喝了几杯白酒,趁酒兴唱了陕北民歌《三十里铺》的第一段。一会,郭洲要我朗诵我自己的诗歌,赶巧李玉玲还带着一本的诗集,这样没办法就上台朗诵了读大学的时候写的《男孩子的诗》。主持人反应就是快,我朗诵罢,他说我的朗诵勾起了他的朗诵欲望,他也要从我的诗集中找首诗歌朗诵一下,他朗诵的是我诗集中的《空白》,声情并茂、舒缓有度,一首简单的短诗让他朗诵得非常有味道。

       10月3日中午,在游览了镇北台和红石峡后,到宾馆餐厅吃饭,这也是聚会的最后午餐。白酒还是老榆林,我不敢再喝白酒,就倒了一杯红酒应付,混战罢,没感觉怎么不舒服。席间,几个女同学伤感起来,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刘燕同学竟然哭得稀里哗啦(后来听同学聊才知道,她老公脑溢血后留下了后遗症,现在瘫痪在床。),全然没了副县级干部的风度,怪不得她如此消瘦,一般女同学都了这个年龄都发福了,而她比上学的时候还苗条,小蛮腰一把把,一阵风就能吹折一样,我刚到宾馆的时候一满满认不出她来,让她好一个打趣。

                                                  延安人的“吹牛”喝酒

       10月3日下午,坐张维智的车下延安,何岩同学同行。刘启学、贺永红、任尚斌三个人一个车,董国景、李侯明一个车,我们到延大的时候,刘启学已经电话安排好了住宿,就住延大的窑洞宾馆。延大窑洞群,是陕北的最大窑洞群,共有九排,呈梯形沿山坡修建,已经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已不是我们上学时候的窑洞,是最近几年才翻新重建的,按三星级宾馆布置的,住宿费每天288元。晚上,刘启学做东,就在母校的学苑餐厅吃,点了八个菜,没有山珍海味,大都是陕北家常菜,酒不能不上,但在座的几位都没有了战斗力,四个哥们喝了三瓶啤酒。到宾馆休息的时候,同住的何岩说现在的大学餐厅真是黑,这么简单的一顿饭,他看账单是586元,乖乖,宰人哩!如果在山东吃,至多不过186元。

       10月4日上午,何岩陪我转了一下校园,然后去了延安革命纪念馆(这也是新建的)。中午,张维智在忙完业务后,开车接我们吃饭。延安同学中,没参加聚会的李欣、麻晓燕两口子联系不上,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就又联系了王卫东,王是因为孩子住院做手术没能去榆林。王卫东,刚入学的时候跟我一个宿舍,在我的下铺,后来跟孙同学打架,调到别的宿舍。这样,张维智、何岩、王卫东,我们四个一起吃饭。席间,他们三个药玩游戏喝酒,谁输了谁喝酒。游戏的玩法是两个人一起玩,每人两个碗,扣在一起,里边是骰子,然后摇一摇,亮开比点子大小,按照输的点数喝酒,输几个点喝几个酒,我日,真格厉害。我是不会的,他们说教我,很简单的,轮到谁跟我玩的时候只比点数大小,他们三个相互玩的时候玩“吹牛”,我在一边瞧热闹:先摇一摇手中的碗,然后揭开看一哈,何岩说他有两个二,王卫东说他有三个二,继续,何岩又说他有四个二,以此类推,谁若不信了,就两个人同时开牌,看谁吹牛了,输的喝酒,输多少喝多少,有一轮王卫东一次就输了七个,把七杯白酒倒进一个大杯一饮而尽。我看着就眼晕,说这样那不很快就喝醉了嘛,王卫东说喝酒为的是个醉,这样玩很公平的。不过,我们四个也没往醉里喝,张维智不喝酒,他不是因为开车不喝酒,是喝酒过敏,据说有次让我们同学硬灌了两杯啤酒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我们三个喝过一瓶白酒,又喝了几瓶啤酒,王卫东酒量是还可以喝的,但我跟何岩是不能再喝,于是就上了饭,弄得卫东很不过瘾。

        酒足饭饱,回到延大宾馆,何岩回了他的子长,我美美地睡了一觉。5点多的时候,老乡张师给我打电话,说到了窑洞下,要我赶快下去。张师是我初中到高中的同学,老家离俺村三里路,他是1988年陕西商业专科毕业分配到了延安啤酒厂工作,老婆是黄龙人,陕西师大学前教育专业毕业分配到延安教师进修学校,于是张师就随老婆扎根延安了。跟他一个情况的还有郭师,我在昌乐二中补习班的同桌,他老婆不是陕北的,也是我们同学,不过他们离婚后老婆带着孩子回了山东老家临朐。晚上,张师一家人、郭师跟他新谈的女朋友共进晚餐,席间照样玩吹牛喝酒,看来这两个家伙已经彻底被延安酒文化同化了。酒前,我给同学李欣发了信息,说我等他见一面,等我们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李欣来了。我听同学说,李欣身体不好,就问他能不能喝,不能喝酒别勉强,但这伙计显然动了真情,一定要喝白酒,几杯酒下去,竟然抱着我哭起来,说我是他跟麻晓燕的大恩人,他一生都要感谢我云云。这个也是事实,当年毕业前夕,他跟麻晓燕就确定了恋爱关系,但麻晓燕是榆林府谷人,如果分不到一块,这恋爱能不能成功还是有点悬,李欣找我协商,要我跟麻晓燕换,我是从延安地区考的,理应分到延安,把我换到府谷去,麻晓燕换到延安来,这样他们的关系就可以板上钉钉了。我没想在延安待,早就联系回山东,这个只需要两个关节,山东这边的人事局发一个要人的函,分去的地方人事局开一个同意放人的函,交给学校学生处就可以走人了。至于把我分到什么地方去,那都是次要的,只要放人就行,这个李欣早有考虑,说府谷人事局的事情由他去办,保证拿到放人的函。一切顺利,皆大欢喜,我回了山东,麻晓燕留在延安,顺利分到了延安地区公路局,李欣分到了市交警大队,当年他们俩就结婚。

        当晚,考虑李欣身体,考虑我的战斗力,不敢恋战,酒局也就很快结束了,张师陪我去延大住一晚,再谝一谝家长里短。

                                             古都西安酒风离文明近了

      10月5日下午到达西安,晚上在西安小住的李浩做东(他参加了同学聚会,比我早两天回的的,孩子再西安读高中,老婆陪读,西安暂时是他家),吴延、王海洋作陪(这次聚会在西安工作的四个同学都没参加)。考虑到战斗力,文明选择了喝啤酒,四个人交杯换盏,你来我往,一人三瓶啤酒喝进去,也就差不多了,他们三个也就没再硬劝我,适可而止,轻松舒服,还不错。

       10月6日中午,强哥(我们班的进修生,也参加了同学聚会)请客,他在西高新住,定的西高新的莲花餐厅。我到了海洋的婚介所小坐,约上海洋一起去西高新。西安是大城市,到西高新才体会到西安之大,从火车站到西高新打的花费30元,具体也不知道有多远。

        到了莲花餐厅,强哥一家三口、吴延、邓小峰三个同学已经等候多时了。这个局本来是想把这几天在西安的石翠琴、冯成华(这两位国庆节到西安有事,没参加聚会)王星、贾玉玲等都叫上,再搞一个小型同学聚会,但石翠琴、冯成华已经回了延安,王星带全家去外地旅游了。强哥,上学的时候,在我们班进修了两年,我一满是印象不深,通过这次聚会才加深了了解。在榆林的时候,强哥也是过于激动,喝高了,就我们两个喝得高,其他人差点。强哥目前的身份是延安燃料公司经理,但这些年一直自己做生意,发了是一定的,在西安买了房子,女儿到西安读的高中(老婆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专职到西安陪读),考到北京大学去了,今年又考上研究生,继续在北大读书。

        强哥为人非常真诚实在,带头喝起了白酒,说少喝点,别醉了就行。这样,都喝白酒,女同学小峰也喝白酒。自然又是一番混战,李浩先告饶了,说喝醉了,躺倒沙发上休息去了。海洋出去接电话,久之不见回来,打他电话已经关机,你看看这伙计热闹不,西服还在椅子上放着,不可能这样不告而别了吧?小峰则钻进洗手间不出来了,李浩让我去敲门喊一喊,别出什么麻烦,好在小鸟依人的小峰出来的时候没看出什么异样,只是面如桃花,更加楚楚动人了。

        吃过饭,还没等回海洋来,我们同学四个去了歌厅唱歌,等海洋,更等要从宝鸡返回西安的谭佳峰同学(我的同桌,现在省文化厅工作),晚上再聚。我要见一见老谭,就因为她是我的同桌,聚会活动的时候,看其他同学跟同桌勾肩搭背地合影,而俺那亲爱的老谭没去,俺是强烈地嫉妒那些有同桌的伙计。

         6点,唱歌结束,吴延被老婆押解回家,我和强哥、小峰去了小杨烤肉,点了几个菜,慢悠悠地喝着啤酒等老谭。8点,老谭终于千呼万唤、风尘仆仆从宝鸡赶回来,因为还有两个同学在,俺俩只是来了一个不很深情地拥抱,轻描谈写的,不够深刻。两个女同学不再喝酒,我跟强哥也不勉强她们,我们俩喝啤酒,她们喝饮料。说话聊天,不觉就是10点,我跟老谭打了个出租,她回家,我回火车站附近的尚德宾馆。

        10月7日上午11点,我到火车站候车(规定提前三个小时进站候车),而中午强哥又定下了一个酒局,请在广东工作的贾玉玲一家,西安同学作陪。这个局我是不能参加了,否则就耽误下午2点的火车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