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谁的耳朵比驴长(小说)  

2011-06-17 09:4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不是胆小怕事,他是从小学会了与世无争,不参与任何的阶级斗争,更不懂政治,当然不会谈论政治,他只是个庄户汉。我猜想他是被俺大爷的惨死吓破了胆,从此与斗争无缘。

       在父亲18岁那年,那应该是1944年的初夏,俺大爷被抓丁到了国民党部队的新兵团,在临朐的柳山一带集训,遭遇从潍县西进的日军,日军此次西进是想消灭驻扎临朐的国军某部十七旅,新兵尚在集训期间,毫无作战经验,基本全团覆没。噩耗传来,父亲跟随大娘以及几个近亲去寻找大爷尸首,在柳山以西三公里的洪山——福山一带的山山岭岭、沟沟岔岔,国军尸首端的是漫山遍野,寻找亲人的得翻开一具具的尸体才能相认,从尸体俯卧的姿势看,这些士兵都是在奔跑中背后中弹倒下的,几天前还是都是各家各户的好庄稼把式、顶梁柱,刹那间横尸山野。每当翻开一具尸体,13岁的父亲都会被狰狞或者扭曲的面目吓得“哇”地一声跳将起来,一不小心还会踩到另一具尸体上,在这样的恐惧中翻看了一具又一具,走了一山又一沟,也没找到俺大爷栖身何处。父亲回忆说,当时找到一具像俺大爷的,但是没头了,也没敢贸然抬回来,当兵的身子都差不多,那还不如找到俺大爷的头搬回来埋了。

       当父亲17、8岁的时候,我们村成立了民兵组织,民兵队长是我远房近亲,我也叫大爷,有次叫着我父亲的小名说:“什么呀,你到民兵队来吧,给你一支枪,你给我当通讯员!”我父亲说:“大哥呀,你不知道咱哥当兵被日本人打死了还让我扛枪?枪子不长眼,再把我打死了,我们家就绝户啦,我不当!”

        当以后的文革期间,我们村也分成了造反派和保皇派,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以村小青年教师张大帅为首的造反派占上风的时候,开批斗会斗争当权派村支书,让那村支书(解放前参加革命,老民兵,后来上调正规部队,直至东海舰队的连指导员)跪在台子上,让其低头认罪,那支书是何等人物,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怎么会屈服,群情激奋的红卫兵和曾经被村支书斗争过的人上去就打,开始是扇耳光,然后板凳、杌子、棍子,摸到什么用什么,直打得支书鲜血淋漓、奄奄一息。而当保皇派站起来,当权者又翻身起来做主人,张大帅被绑到了西学校的教室,保皇派们用蘸了水的麻绳抽打,张大帅可真是帅得坚强,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白衬衣被抽烂了,抽到肉里去,衬衣和皮肉粘在一块,那也不喊不叫,舌头都咬破了,硬挺着。张大帅,人长的确实是帅,现在60多岁的人了还留着大分头跟小伙子一样精神,不胖不瘦,直腰板正,在那个狂热的年代,一定不乏追求者和拥护者,小道消息说也可能趁造反之际赚了某些女青年的便宜,你想人家那些家长们还不往死里整他,保皇派不整死他,受害的女青年家长也要打死他。当然。聪明人就是聪明人,眼看造反不再有理,张大帅到公社找人,坚决要求当兵去,这样走出斗争的漩涡,保全了自己。

       在两派人你死我活的时候,各派都在争取群众,有人到我家做工作,让父亲参与,父亲是哪一派也不参加,既不造反也不保皇,在我们村也算是很特别的。

       基于这样的历史背景,知道父亲不会参与到任何的斗争中,四哥跟我父亲相交多年,小时候还会跟我父亲一个被窝子睡觉,那夜才会跟父亲讲了一些真话,既然我父亲不会告密,那谁的耳朵比驴还长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