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穷人,鲁大爷是个穷文人(随笔)  

2012-11-09 12:0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苏州博友“苍海桑田”打印店里生意寡淡,看来是闲得有些无聊,于是便在电脑前扳着指头如数家珍般清点自己的博友。写了几段,可能突然又来了生意,匆匆忙忙地点了发表后忙着接待客人去了。

        而我似乎也不是很忙,赶巧看到她发表了新文章,便尾随去读。当时该女子已经清点了三位好友,还没数着俺鲁大爷就匆匆结尾了。于是鲁大爷有些纳闷了,自从该女子在网易开博后我们就是好友,三年来一直密切关注,相互评论文章,交流频繁,怎么就没点着俺鲁大爷的卯呢?就留了一句:“看来还没写到俺这里,期待中!”该女子回复:“哥们,我现在就在写你呢,你耐着性子看噢!”接下来就有了下面的文字:“ 对了,还有鲁秦呢。这不,山东汉子,文化局的领导,鲁先生可是个大人物。出了好几本文集,和那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大侠还是近距离的老乡呢。你看他,正在评论里大声地责问我:“为什么不写写我”?我悄悄地告诉你,我真是不喜欢读莫言的什么《丰乳肥臀》,就是喜欢读鲁才子的博文。他可是个勤快人,是真正的大家呐,瞧瞧,他藏得万贯家财。不信,你到他庄园里去走走,保准你几天几夜出不来。不说别的,就数那一天几千号的人来人往,还有他院子里种的萝卜、树叶,早就被来客们揪得光光了。可怜的大才子,为了替隔壁大娘卖杏子,大清早就站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大街上,吃灰咽尘。回家角落里还堆着一摊大人孩子的脏衣服,等着劳他的大驾。哎——这也是男人,着实是难人呐。

        鲁秦那十根粗壮结实的指头,本是用来写字作文的呀。遥想当年他妈妈要是早知道自己的宝贝心肝,如今是这般的勤快,当年何苦要他去读书考学校呢?好在鲁秦是位未卜先知的大师,他早将自己的命运寄于字里行间。瞧瞧,这博名起的够水准:鲁秦——鲁国的太子充当了秦国的人质。(鲁秦者,乃鄙人之笔名,盖因鲁人落魄秦地,于圣城荒原之上,年少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聊发诗狂,拼命涂鸦,兼慕鲁迅先生之高才,妄欲步其后尘,在文学殿堂之角落留得一笑名,遂妄自菲薄掇鲁秦之笔名。)”

        读过以上文字,鲁大爷觉得自己着实是好可怜见的,穷煞了!其实,鲁大爷的确是穷,是名符其实的穷人,如果说还能写点文字就算是文人的话,那鲁大爷就是个穷文人。

       “不信,你到他庄园里去走走,保准你几天几夜出不来。不说别的,就数那一天几千号的人来人往,还有他院子里种的萝卜、树叶,早就被来客们揪得光光了。可怜的大才子,为了替隔壁大娘卖杏子,大清早就站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大街上,吃灰咽尘。”这样说好像不对吧,那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大侠家的盛况,鲁大爷家没有,这个真的没有。

        莫大侠在北京有房子,据说不大,但也价值百万元以上吧,在其家乡高密市翰林苑小区还有一套房子,大概也值五十万元。更可喜的是,农村老家的房子依然在百年风雨中坚挺着,院子里种满了萝卜、白菜之类的时令蔬菜。

        鲁大爷算是什么文人?诚然,鲁大爷是文人,也曾获得过文学奖,却也不过是县级水平的。遥想如果鲁大爷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话,大批媒体人蜂拥至鲁大爷农村老家的时候,我想连个萝卜叶他们也捞不着。因为鲁大爷在其农村老家上无一片瓦、下无地一垄,如何是好。

        鲁大爷祖上似乎还算富裕,留有草屋六间,鲁大爷儿时已拆除三间被生产队当肥料上了地。鲁大爷少年起,全家七口人挤在三间草屋中生活,窘迫之下,晚上鲁大爷与其弟弟只能跟随当大队饲养员的父亲到饲养场睡觉,直到读高中以后住校。

        鲁大爷的大哥到了结婚年龄,其父亲在三间草屋西边空场上接了两间土屋,打发老大结了婚,这个鲁老大也实在不怎么争气,两间土屋一住就是二十余年,却也不图谋自己盖房的事。三间草屋,还有两个半大小子,在当时农村说个媳妇那是相当困难,鲁大爷读高中以后思前想后必须努力学习爬出农村去,否则自幼体弱多病的“武大郎”的模样怕是连个媳妇也找不上,必然是打一辈子光棍子的材料。所幸父母支持、鲁大爷自身努力最终得以爬出农村,进了城,大学毕业以后成了公家人,吃住行等一切不必父母操心,结婚五年以后就住上了新楼(最后一批套盖房,580元一平方)。

        再说老家那三间草屋,弟兄三人每人一间,按分家协议鲁大爷应该是有一间的。鲁大爷弟弟结婚后跟父母同住了几年,下决心出去自己盖房,2001年也住进了自己盖的四间瓦房,然后把父亲接到了他家。空闲的三间草屋,依然有人觊觎,首先是鲁老大想一块归其名下,由他居住,这样自然就宽敞许多。其次是周围乡邻,按农村住房规划,我家这三间草屋不在规划之列,如果新建或者翻新只能往前或者靠后,往前盖不开四间,牵扯左右两户人家,靠后却动弹不得,后边两户已经按规划新建却因为我家草屋的存在致使天井狭窄得只有一溜溜子。

        某年月日,后邻一家向村委提议拆除我家草屋,村委同意。如果我家坚持不拆,他们谁也奈何不得,但为安定团结、睦邻友好,我家经研究还是通情达理地同意拆除东边两间,留一间与鲁老大的两间房子贯通,这样鲁大爷在村里可就真的成了上无片瓦之人了。至于土地,鲁大爷户口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在村里,以前分的责任田在其大学毕业以后就被收回去了。

        所以,有鉴于此,鲁大爷可千万别痴心妄想获得诺贝尔之类的文学大奖,否则众多媒体朋友蜂拥而至鲁大爷将非常难堪,因为鲁大爷在其农村老家穷得连个萝卜都没有,有的只是年迈古稀、病入膏肓的老父亲还牵着鲁大爷的三尺柔肠。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