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陌生了的村庄(原创散文)  

2012-05-17 17:3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仙月湖畔宝屏山前的那个村庄,是我的老家,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外地求学、读书,然后城里工作,离开家乡快三十年了吧。这个“离开”是相对的,每年总还是要回去那么十次八次,不过总是匆匆又匆匆。

       老父亲病重,才让我得以有时间在家多待几天,可以从容地打量我的村庄。伺候父亲吃过喝过,看他沉沉睡去,我可以在村里走走,忽然发现,这似乎不是我的村庄,已经不是儿时记忆的模样。

        那天,父亲说:“你拿一箱牛奶去前街上蚊子家坐坐吧,你上学的时候可是没少去他家吃喝的,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不是!”我是听父亲话的好孩子,提着一箱牛奶往前街而去。俺村,是个大村,中间的大街南北贯通,大概有二里多长,站在村南的潍蒋路上望北看,平展的水泥路一直延伸到村外。N年以前,村中东西排列的三棵古槐将村子一分为二,前街都姓张,后街都姓王,这样说也不是绝对的纯,如前街的两家倒插门女婿——秦和马,秦家的孩子随娘姓张,而马家的孩子却还姓马,后街上掺杂了两家姓张的兄弟俩,据说是住姥娘家,姥娘家那一定是姓王,这样说来那还是比较纯。

        从大街转小巷,走到蚊子家门口,又突然想起他家不在这里住了。蚊子,我在多篇文章中提过他,是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本村唯一的十年的同学,他的父母相对年轻一些,四个闺女就他一个儿子,全家拿他跟宝贝疙瘩一样,上学的时候生活条件比我好一些,读大学以后放假不是我到他家玩就是他来我家耍,耍远不耍近,每每放假回家放下东西就漫街过巷去找蚊子。蚊子的父母,本村论辈分我叫二哥、二嫂,自然待我不薄,总是挽留我吃喝再走。工作以后,渐渐走动少了,蚊子在淄博工作,回家来看父母也难得有空到我家走走。我不见他,也有三两年了吧。

        我站在蚊子家的三间小土屋前,正在踌躇中,街上走来一小伙子就问我:“你是鲁二爷爷吧?”哦,哦,他认识我却也不很肯定,用的是试探的口气,我答应着,问他蚊子家怎么走,那孩子就说从屋后的路转过去一直往东,最东头那一家便是。我走在路上,竟想不起这小伙子是谁家的孩子,面熟,有小时候的样子,但那又是谁家的呢?

        按照小伙子指引的方向,我走到大体的位置,还是无法确定究竟哪家才是。以前的记忆,这里应该是三队的场院,什么时候盖满了一排排的房子,这又都是谁家?感觉是置身于陌生的村庄,整个村庄已经比过去大了一倍。但我还是可以肯定这还是我的村庄,我不会脚冷,于是随便走进一户人家问路,屋内走出一对小夫妻,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显然也不认识我,他们定然认为我是外村来串门的吧,但还是告诉我了具体位置。

        走到一排房子的最东头,碰到从崖头下爬上来的小学到初中的女同学秀香母亲,竟然也不认识我,还问我去谁家。我笑了,跟她说笑:“大婶子,你可真热闹,你闺女跟我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你大儿子跟我家老三是同学,你竟不认识我啦?”她弄明白了我的身份,说真是不巧,秀香上午才回了临朐,你上午来还能见到她。是呀,我不见她也有二十年了吧。

        走进蚊子家,看那老哥嫂步履蹒跚出来迎接,却也是老了啊,这俩老伙计也都七十多岁吧。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