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村里的那些人那些事(散文)  

2012-05-18 11:4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完成了散文《陌生了的村庄》的写作,一发而不可收,记忆中的村庄越发清晰起来,我依然活在三十年前的村庄中,无忧无虑。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道听途说的趣闻轶事突然间历历在目,如同昨天。

        打小,俺就是有才的,不信你问俺娘去吧!俺娘都知道。小时候听父亲讲故事,知道了珍珠玛瑙牛黄狗宝都是世间瑰宝。在西学校后住的金柱,那时候大概有十多岁了,人憨憨的高高的,整天介出笼两筒鼻涕从我家门前去东学校上学,俺比他小的多,还不到上学的年龄,但想象力还是比较丰富,于是就编了一首儿歌:金珠玛瑙,牛黄狗宝。并教会了弟弟等几个小儿,一看到金柱就起劲地喊“金珠玛瑙,牛黄狗宝”,直喊的那金柱落荒而逃。小时候,孩子们玩都是有势力范围的,在自家附近可以肆无忌惮地玩耍,到别的势力范围要小心翼翼的,否则就会挨黑石头。在自家附近玩,遇到大孩子欺负可以及时跑回家搬救兵,所以放松。譬如我就不怎么敢从村西南角的菜园门走,那里有10来个半大小子,凶地狠,个个凶神恶煞般,从他们地盘过堵住你拳打脚踢都是可能的,小孩子都穷极无聊,打架斗殴、寻衅滋事那是家常便饭,不打的头破血流,大人们是懒得去管的。我的地盘我做主,金柱从我地盘过,管叫他屁滚尿流回家去。

        但金柱的娘却因为俺们的“金珠玛瑙,牛黄狗宝”找上了门,到俺家找俺娘讨个说法,因为她家金柱是个老实孩子,被俺们几个喊得回家就哭,哭得她娘心疼,要俺娘嘱咐俺们不要喊金柱了。前些日子,还跟父亲谈起这个金柱的故事,感情那家伙以为是我们骂他是牛黄狗宝,这也没什么好哭的嘛!他那么大的人挥一挥拳头、跺一下脚就能吓跑我等小儿,竟然跑回家钻进他娘怀里哭,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人不能太老实,这金柱从小就老实,是推倒在地都爬不起来的主,估计他这脾性即使骑着他脖子上拉屎也不会火冒三丈,到老也改不了,以至于连个媳妇也没说上,如今五十大多落得是光棍一条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但老父亲还夸奖金柱刚能,前些年时常外出务工小有积蓄,把家里拾掇得停停当当的,真皮沙发、大电视、席梦思床样样俱全。金柱懂法律、会生活,喝茶都要喝高级的绿茶,在大街上凑堆谈起恋爱婚姻等话题来一套一套的,说婚姻自由父母不得干涉,干涉也白瞎,生米煮成熟饭抱着孩子回家做父母的什么谱也木个,把俺父亲听得一愣一愣的。我听了哈哈大笑,是,是这么个道理不差,金柱说得对,他好歹是个带帽的高中生(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普及高中教育,初中学校可以办高中,故又叫“带帽高中”),有文化,外出务工也会长见识,读书看报看电视,自然也会接受诸多信息,学会一些法律常识。

        于是,我就想呀,农村某些婚姻不幸的女性,怎么就看不上金柱,跟着金柱这样的男人有什么不好,起码不挨打不受气,指使着金柱跟耍似地。金柱这样的男人虽然是老实了些,可现在的农村各自为政,种地之余还可以外出务工,相信小日子也不会很差,可惜金柱已经错过了花期,光棍生活还要继续下去,老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只能去镇上的养老院度过余生了。

        又过了N年,俺也有了一些文化,根据村里有趣的人名编了另一首儿歌:同心同德,二毛鳖坠;重新重德,二炮狗仔。同心同德,后街姓王的,都是我该叫叔的人,后边的是他们的外号,打记事起村里人都这样叫,很少叫他们的大名;重新重德,前街姓张的,外号也是享誉全村。

        二毛同心,是说书匠的二儿子,很可能大儿子叫大毛,这个我还没进一步考证,这样说来不能算是外号,乳名而已,叫习惯了。这算是个中规中矩的庄户人,没什么太大的趣闻。他的儿子叫立春,前几天我回家还跟他喝酒,醉眼蒙胧地喊我二哥,说我的名字应该是他的,如果他还叫我的名字,那他应该到城里来工作我在家种地。哈哈,是有这么个典故,我上学比他早一年,报名的时候,高老师问叫什么,我,我,我还没大名呀,按规矩我们这一辈是“立”字辈,只是后边一个字的差别,于是高老师就自作主张给俺在后边添了一个当时还没有叫的字,随便一写就成了我以后行走江湖的名号。等第二年,立春上学去报名的时候,老师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奶奶说的是我的名字,老师说这个不行了,已经有叫的了,给你另起一个吧,于是有了他立春。

        鳖坠同德,是我的本家三叔,跟我父亲是四服兄弟,人已故去多年,再叫他外号似乎不敬,生前大人孩子都这样叫他,也是习惯了。从小跟着叫鳖坠,直到现在也不晓得这个外号的来历。这个三叔也只是拜年的时候喊一声,平时还是鳖坠。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鳖坠三叔怎么会光棍了一辈子,不会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因为他是建国初期的兵。传说他这个兵不是个好兵,是喝醉了酒站在楼上撒尿被部队撵回来的。撵回来也不耽误说媳妇吧,但那个时代人的思想正统,在部队不好好表现的人,回到村里也抬不起头来,加上又游手好闲的慢慢地年龄就大了,父母过世的早,就没人稀罕招惹他,为他张罗媳妇。等他的三服兄弟同山当了大队支书,还是照顾他,让他去了公社办的铁木联合厂当工人以期他能靠着这个工人身份混个媳妇成个家。人的悲剧不在什么位置也不在于干什么,还在于道德品行,俗话说的三岁不成驴老大不成人是有一定道理的,工人身份依然还没给他带来家庭幸福生活,直到铁木联合厂解散,他还是光棍一条又赤条条地回到了村里漂着。再以后农村实行了农田责任制,他也不是种地的料,于是就从事扎裹洋锁配钥匙的行当,不愁吃穿,但还是没女人缘,还是没女人跟他过日子。这样说似乎也不对哈,他经常赶集上店间或认识那么几个女人,也许是稀罕他的钱,也许有感情的成份,曾经一度有个外村女人跟他搭伙计,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情人了吧,隔三差五来他家住几天,为他做饭、拆洗衣被等。那也是露水夫妻,总不是长久的,等他老了,赶不了集挣不来钱了,那女人也就消失了。再后来,他的肺气肿日见沉重,喘气都费劲,直至憋死在他那三间房里。

        二炮重新,是我的小学同学,很可能因为是从小长得敦实,跟个炮弹似地,又排行老二,于是就有了二炮的美誉。记忆中的二炮,力气头大,喜欢跟同学摔跤,因为敦实大个子都很难摔倒他,他个子矮可以钻裤裆可以抱腿,纠缠一会就能把傻大个掀翻在地,所以虽然个子矮却不受大同学欺负,算是一霸。他这霸气,靠的是力气,品质还是善良的,不喜欢欺负弱小,不怕打架,敢于接受高年级同学挑战。村里放电影的时候“抢占地盘”,二炮总能首当其冲,抢的好位置,圈地为王。这时候,二炮可神气了,手上提根棍子耀武扬威,身后跟几个小伙计,他管自端坐放映机前指手画脚。那些没有占到好位置的同学、亲属、左邻右舍都要陪着小心求他,让他给安排个地方坐。也有不守规矩的,不管谁占的地蹲下就坐,这次第二炮便出面协调,甚至不惜动用武力对抗,直至把对方赶出去他划定的圈子。二炮有勇而无谋,力气大学习却稀松,忘了是几年级就留级了,不再跟我同学。印象中,这家伙好像连初中都没读就在家种地,也贩卖蔬菜,凭自己努力盖了新房子,本村女同学什么兰的跟了他,小日子过得还不错。

        狗仔重德,现在也有八十多岁了吧,还在不在世我也不清楚。前几天回家还见过他的老伴,还是很健康的样子。这人长得有些窝囊,也不要干净,老大个人常年鼻涕不断,成年累月就没见他穿过像样的衣服,很多时候连鞋子也省了,冬天倒是穿鞋,那也叫鞋,前后左右都可以通风撒气,裂的口子大深深,据说有人见他用镰刀削脚上的茧子,也有人看他用树上的黏黏胶粘脚上的裂口。这老伙计命倒不错,还娶了个好媳妇,给他生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大集体的日子难过呀,孩子多生活差,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婆天天骂“上辈子作什么孽跟了这么个死人家,怎么跟这么个死人!”这样的婚姻不是她要的,但她改变不了命运。听说,我亲耳听的,他们那个时代还兴“送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查好日子就成亲,过了门拜了堂入洞房才看清新郎是谁、长的什么样,在这委屈的婚姻生活很可能是过了一辈子打了一辈子,直到一方早入土为安为止。日子过得恓惶,拉巴大六个孩子,盖房子娶媳妇,经历了怎么样的艰难那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不过,那五个儿子还没有打光棍的,大儿子三十多岁娶了邻村一个弱智女子,弱智也罢却跟没发育一样,多年没有生养,后来听说有了个孩子;二儿子是换亲,用他妹妹换来个媳妇;三儿子找的是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儿子嫁来的又生了个女儿;四儿子、五儿子,我不知道娶的什么媳妇,但大抵是没有打光棍。村里出名的光棍,我大概知道,好像没有这兄弟俩。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