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网海情缘 第四章 欲火焚身  

2012-07-19 09:0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腊月了,由于市场行情一路下滑,积压的皮棉每多存一天就赔很多。又不舍的贱卖掉库存,总希望还有看涨的那一天,但那一天迟迟不来。柳浪合伙人的姐姐在石河子建设兵团,说那里的价格要比这里低很多、质量好却低好几倍。柳浪和朋友决定去新疆的石河子。实际上第一次去新疆他的生意赔大了,等运回来时又赶上了新一轮的价格下滑。本来计划中他这次不应轮到去新疆的,但是,为了错开闻莺放假的那段时间,他主动向朋友提出去石河子。而这其中的奥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算好了,当他回来那一天恰好正是闻莺上班那一天。
        这个时候柳浪是知道的,他们是万万不能开始的。但他不敢对她说出来。因为他怕,怕她知道真相后会伤心。
        腊月二十柳浪预定好了机票,二十三一早就飞去了新疆。她的关心与牵挂依旧如初,而他的心却在纠结着。
        农八师老乡的小砖房里红红的炭火敌不过这个冬季的严冷。
       “我将离婚证照片放空间了,样子很憔悴哈,如果你能找到电脑就进空间看看,是真的离了!”闻莺兴奋的对柳浪说,“过年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
        柳浪的心,纠结的很厉害,不知该如何收场。一度他曾想中断一切联系,突然从闻莺世界里永远消失,但他做不到,对闻莺来说那会更残忍。
        年三十,石河子建设兵团农八师的除夕,烟花璀璨爆竹不绝。柳浪在想,一个刚刚离婚的女人,一身债务,又领着孩子,这个年不知如何度过。
        他拨通了闻莺的手机,让她听震耳欲聋的烟花爆竹声,让她感受石河子过年的喜庆气氛。
      “老公,明年咱就能这样子过年了,是吗?”她高兴地问。
      “嗯!”他答。
       ——那一刻,柳浪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把你老公叫回家吧,你们再在一起过个团圆年,无论他犯了多么大错,毕竟他是你孩子的父亲啊!其实,一个男人混到这个地步也有点可怜呢!”他说,“过完年,马上叫他滚蛋!”。“嗯!”她回。
        那天,整整一天一夜,俩人就通过网络安慰着对方。“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帮到你!”他一遍遍说着对不起。“没关系的,”你说,“其实,你若真给了我钱我反到欠了你人情呢。”你说。柳浪的心纠结的厉害。很疼的感觉。
        通过这一次的要债风波,柳浪差不多已经完完全全陷进去了。——一个女人最困难的时候,首先能想起一个男人来,这本身就令人感动。
         从那天开始,闻莺每一天的经历都向柳浪诉说,而他每一天的经历也向她汇报。甚至于小到每顿吃了什么饭都讲给对方听。每个深夜都在互相诉说着思念。有时都半夜了闻莺会突然打来电话,他不接,她立马发来信息,“想听你声音了,很想了!”无奈,柳浪只好接起来。“有事吗?”他问。“没事,就是想你了,就是想听你声音!”她说。其实,柳浪心里明白,她只是想试探一下他身边究竟有没有女人而已!
        也有时后半夜她会问,“老公,想我吗?调戏一下哈,干啥了你?”“打飞机呢!”他故意挑逗着说。“嘿嘿,累不?”她也在挑逗。“嗯,很累!都浪费啦!”“真可惜,我们在一起就不会浪费啦!”她笑了。当然他能够很轻松地在半夜接电话,因为有个秘密闻莺那时不知道,那就是多年以来柳浪和妻子一直分别住在两个卧室里。
        不久,大概是腊月十几,好像是腊月十三的晚上,闻莺兴奋地告诉柳浪,那天她真的离婚了。
        柳浪当时根本没往心里去,只随便问了句,“债务怎么分割的呢?”“房子归我了——虽然名义上归我,但说不定啥时候就会被要债的给顶债顶走了。”她苦笑着说,“我还分了二十万的债务”,“孩子呢?”他问,“孩子我抚养,跟着他爸会学坏的,我不放心。”她说,哦!”柳浪半信半疑,“再问一遍,是因为我吗?”“不是,真的不想跟他过了!”她回。“哦,那就好,不是因为我就好!”他诺诺地应着,长舒了一口气,“呵呵,你终于自由了!”
        后来闻莺单位迁新址了,发信息说她不小心摔倒了,磕了膝盖。“疼吗?”他问。“呵呵,我只是故意对你说呢,就看你心疼不心疼!”她说。当然他不是傻瓜,肯定知道冬天穿了厚厚的棉衣摔不多么严重。
       “腊月二十几就要放假了,年初二我去你那里陪你过年吧,好吗?”她问。“恐怕不会再见面了!”那时柳浪心里装着的苦衷只有自己知道,“这几天我又要去新疆了,一直过完年才会回来。”“初几回来啊?”她问。“最早初五六!”他答。“能不能提前回呀?老婆很想了。你回那天我从昌乐乘动车去济南接你,或者我直接去你家乡!”“还是等我回来去找你吧!”他说,“你就不怕我将你卖掉啊?”“嘻嘻,我可是个好老婆呢,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舍得将老婆卖掉!求你留下我,给你自己用吧?嘻嘻!”“嗯,留着你自己用,我要天天干你,一天二十遍!”“呜呜,求求你老公,能不能少干几次啊,老婆会受不了呢!”“好吧,照顾照顾你,就十五次吧,不能再少了!”他哈哈大笑。
        初二,柳浪已经在克拉玛依预订了机票,但没有告诉闻莺。
        那天,闻莺说回营邱老家了,她多年没回的哥从武汉回来了,“在舅家了!”“在二大爷家了!”“在姨家了!”每隔几分钟他们就用短信联系一次,汇报自己的行踪。柳浪感动了,感动的稀里哗啦。
         结束名存实亡的婚姻,一定!柳浪暗下决心。
        柳浪心中妻子的样子应该就是闻莺说的那样子——老婆洗衣服的时候,老公帮她倒水;老婆包饺子的时候,老公帮着擀皮,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劲往一块使,心往一块用,想象着那样一个婚姻,他咧嘴笑了!——可是,他就要倒了,孩子也大了,这个婚姻他还能折腾的起吗?
        那天在两个人通话时,柳浪压抑的伤感一下子爆发,她问他怎么了怎么了,他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情绪,然后撒了个善意的谎“我想儿子了!”。
       “老公,啥时候回来呀,初六前能回来吗?初六就上班了!老婆好想你!”闻莺一直在追问,每天都追问。“呵呵,初六,你上班那天,恰恰是我回家的那天!”他说,“大概,我们真的要错过了,呵呵,这是命!”其实,他初四下午就回来了,但他没对闻莺说实话。
        柳浪以为只要说初六回家,将时间巧妙地错过去,这辈子就不会再见面了,然后找个借口,体体面面地从闻莺世界里永远消失。
        初五晚上,闻莺打电话来了,“老公,明天回吗?我乘动车从昌乐去济南机场接你吧!然后,你我就闭着眼,偎在一起,一路牵着手,一块回家,一块洗澡,一块睡觉,一块包饺子!哈哈,老公,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我们一见面就开始干,干它个天昏地暗,干它个惊天动地,从太阳下山一直干到太阳上山,插在里面不出来!”
        这个激动人心的画面太令人向往了,这不就是柳浪一直渴望的生活吗?他陶醉了。见?不见?他心里纠结着、挣扎着,两种声音在搏击。“你明天不是上班吗?”他又问。“其实,头几天班上没啥活,去不去都无所谓,姑娘我也早安排好了,好不容易哄她答应准我假呢,要知道欣随我胆子小,从小也没离开过我几回,打小每夜都搂着一个布袋熊睡觉的,玩具熊都磨没了毛,今中午我一说要外出几天,她都哭了,老公,争取这机会多难啊!”“我的脚很臭,一脱下鞋能熏死人!”他说。“洗洗就不臭了!”她说。“我,很厉害的,家伙很大,憋了这么久,你受不了的!”他又说。柳浪实在找不到更好回绝的借口了,当然他也不敢说出实话来,害怕闻莺知道真相后会伤心。“更主要的,还是很想见见你,很想。”“我,其实已经回来了,呵呵!”他最后还是说了实话。
       “就知道你已经回家了!”你兴奋地说,今晚我就问一下乘车路线,明早我或从潍坊搭车去你那儿,或从长乐转车到青州再去你那,该准备的你都准备好,套、纸等等”,“你有病?”他明知故问。“怕你有病,经历了那么多女人!”她慎怪地说。“不喜欢戴套,不过瘾”随你便吧!”她说。夜里十二点多,辗转反侧,柳浪突然又爬起来,发了个短信给闻莺,“算了,还是我去你那里吧,或者去青州!”“别再变了,我去你那儿,听话!”闻莺回。第二天,柳浪还想如何婉拒,可是闻莺发来短信:“我在路上了!”
        一切都在期盼与欲罢不能中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