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我就是不要脸了(散文,12月3日发表在《潍坊日报》昌乐版)  

2012-10-25 11:4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适当跟父母索取也是一种孝顺

 

        10月24日(农历9月10日)是老岳父八十一岁大寿。岳父的生日,作为大女婿的我,年年参与祝寿,必须的,无条件的。

        去临朐的路上,我还跟老婆开玩笑说,依依她姥爷生日怎么就没定在9月9日重阳节呢?那多有意思嘛,谁也不会忘记了哈!虽然是玩笑,但还是有一定出处的,孩子姥爷的这个生日是不确定的,老人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在那个食不果腹的万恶的旧社会没有谁记得清这个小弟的生日,自然也不会有谁想起给他过生日。及至他的三个儿女各自成家,大概是70岁以后才开始有人张罗老父亲生日的事,但生日是哪天呢?老爷子自己都不知道,求助当时他那唯一的还算健康的三姐,老人家却也想不起了,只记得大概是9月初10日前后,于是就把生日确定为9月10日。

        老爷子生日,前几年尚属保密状态,只是三个儿女携下一代四个孩子参加,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吃个饭,挺好的。去年是老爷子八十大寿,他的外甥积极要求参与进来,说以前他们不知道没什么,现在知道了,又是八十大寿,必须要参加。于是乎,老老少少6个男外甥、两个女外甥都来了,两桌都坐不下。今年,祝寿人员范围进一步扩大,侄子、侄女等也不请自来,两大桌还嫌拥挤,只得轮番上阵吃喝。老爷子的这几个外甥,年龄最小的也50岁出头了,年龄最长者仅比他三舅小一岁,也八十岁了。在临朐山区,依然还保留了尊老敬老的良好传统,其实这几个外甥都是昌乐地的,但一样敬重他们的三舅,不仅是祝寿,过年的初二走姥娘家看舅舅那也是必须的,初二外甥看舅那是铁定的规矩,规矩虽说是这样定,但是也要靠自觉、看个人表现,你想八十岁的老人,儿孙满堂,三个闺女以及女婿、孩子,也会照例早早去看望他的,但他不管,要来就来,他还是早早去看他的三舅去。

        因为人多,孩子舅、姨夫没地坐,只得在院子里闲聊等着。俺是大女婿,自然要陪表哥们喝点,喝过两茶碗白酒,感觉差不多了,于是趁机出来歇息,给他们没捞着上桌表现的一个机会。

        喝酒的可能有过一番混战,但也没有喝高的,表哥们都老了,不像我刚结婚那会表哥们都是当喝之年,偏偏俺这新女婿酒量有限人却实在,跟表哥们轮番表示,每每大醉。现在俺注意身体健康了,表哥们自然也不会再劝,他们更懂得健康的重要。老了,都不能往酒上使劲了。

        吃过饭,上班的还要及时赶回城里,一会便散了。

        我们要走的时候,孩子姥姥说:“昌乐里的,拾掇上几颗白菜,还有大葱、萝卜、芫荽、豆角!”老婆站着不动弹,我要,我要,我赶紧找了个大方便袋往里装,沉甸甸的一大包。装满了,好像还少点什么,对啦,不是还有腌好的麻椒、碾好的韭花酱吗?国庆节回来的时候没来得及拿,娘呀,给俺来点吧!孩子姥姥便掀开封闭好的咸菜缸,给俺捞了几大把的麻椒,又去磁盆中挖了几勺韭花酱,嘿嘿,这个好,我喜欢!都是下饭的好东西,有钱难买。

        老婆在一边看了,说:“老鲁,你要脸不要脸?怎么这样,什么都要!”嘿嘿,我就不要脸了,咋地吧!

        其实,我懂得适当跟父母索取也是孝顺的一种方式。

        网易博友“树下小憩”在其博文中写道:“不要忘了适当的向父母索取。我们这群从农村奋斗出来的人,想当年都是眼瞅着父母的艰辛、在心里默念着将来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靠着压力和动力苦拼出来的。等我们基本定型了,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大能力让父母过上理想中的好日子,但却大都养成了一种习惯——大包大包的东西带回家,却不舍得、不忍心从那个农家小院里带回一点东西。小憩也是在这个误区里呆了很久,直到有一年嫂子一句话惊醒了我这做闺女的:那一年白菜大丰收,大雪天里嫂子开车从县城回家拉白菜,村里那时还没修油漆路,车子只能开到村头,踏着泥泞从家里搬白菜到车上,再运到县城哥嫂的家。嫂子说,咱只要运出去,咱爷咱娘就认为没有白种,心里就舒坦了。我猛地醒悟,当父母老得没有多大能力了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他自己对于儿女的重要性。从那以后,我都会欣喜地接过父母给准备的吃的用的,尽量少冒出那句‘不要,我们那里有卖的’。啃老,只要分寸把握得好,对于双方都是件十分幸福的事。”

        是的,是的,的确是这样。跟尚有劳动能力的父母索取,会让他们感觉自己还有用,还能为儿女做点什么,体现了人生的价值,满足了其心理需求。有个女作家写过一篇散文,说她每年都会跟在农村的母亲要雪里蕻咸菜,每到深秋就打电话跟母亲撒娇地喊:“娘呀,我又想吃你腌好的雪里蕻了!”她的母亲一接到电话就来了精神,采购、晾晒、腌制、翻动等等,直到把腌好的咸菜送到城里去。

        孩子姥爷虽然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却一直勤耕不辍,在承包的山林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果树:杏、桃、枣、柿子、栗子、核桃等,山下的空地种上大葱、白菜、萝卜、芫荽、水果西红柿等蔬菜,哪个儿女回家都大包小包拾掇的满满当当的。每当收获的时节就盼着城里的儿女回家,好把他们辛辛苦苦种下的果实搜刮干净,只有这样老人才会放心、舒心,他们的劳动成果没有白瞎在地里。

        而我回我的老家,每每大包小包提回去,空空两手返回来,心情却格外沉重。因为我的风烛残年的老父亲疾病缠身,自顾不暇,一粥一饭尚须别人伺候,怎么可能为我做点什么,有的只是一句话:“回去好好上班,别挂牵我啦!”

        所以,亲们,在自己父母面前适当不要脸的索取也是尽孝心,你明白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