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自由生长的青春(原创散文)  

2013-03-15 11:5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的原因,经常深入学校,看到学校大门戒备森严、如临大敌般,不由地心生感慨,现在的学生真是不自由,进了学校如同进了监狱一般,家长去学校看孩子如同探监一般。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影响,教师普遍感觉现在的学生很难管了,厌学、谈恋爱、打架滋事、抽烟喝酒等等违纪现象层出不穷、防不胜防。对于学生的违纪现象,大多数学校和教师的处理办法就是请家长,让家长把学生领回家教育、反省。偶尔的,我也会受人之托把那些违纪学生娃儿再送回校园去。个人认为学校和教师的责任就是教书育人,对学生违纪现象首先是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进行批评教育,而不是简单地把学生推给家长,领走了之。

        这时候,我就会想起自己的学习经历,诚然那时候的学生普遍老实,打架斗殴等违纪现象较少,但也不是没有,但从没见过叫家长到学校去处理的情况,基本上是自我解决掉了。记得在临朐八中读书的时候,有次在抢水大战中张帅和朱帅俩就大战了一场。前几天,到某学校办公室去发现某教师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型暖水瓶一样的杯子,我脱口就出:“哈哈,这是谁的土匪杯子,太强悍了吧!”不由地想起我上学时候的“土匪缸子”,那种一号搪瓷茶缸,粗又壮,抢水的时候可以大显身手,一缸子下去就是二斤多开水,管饱,故而为其名曰“土匪缸子”。按说,值日生到学校食堂的大锅打回开水用舀子分给每位同学,但每每有不自觉的同学抢先下手,不管自己的缸子脏净,兀自拿起缸子伸进水桶抢起来,如此这般,你抢我也抢,教室顿时乱作一团。那次抢水大战中,朱帅看桶里的水已经不多了,就把水桶抢了,而张帅的水缸和半只胳膊还在水桶中被朱帅拽到了教室后头,怒火中烧的张帅拿起半缸子水迎面给朱帅泼过去,然后扭身就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朱帅提起水桶就朝张帅后背泼去,亲,哥,亲哥呀,这可是开水啊,玩笑开大了吧!此时,热气腾腾、杀气腾腾的张帅返身就向朱帅扑去,两个人厮打倒地,如梦初醒的众生赶紧上前施救把两人劝开。这时候,再看这两个伙计像从泥窝里拔出来的,灰头土脸,鼻青脸肿,一个是鼻口穿血,一个是唇肿如猪,实在是狼狈不堪。结果怎么样,啥事没有,班干部没有报告班主任的,当事人也没有找老师评理的,不了了之。那时候的学生犯错误是怕老师知道,现在的学生是唯恐老师不知道,就这样的打架事件班主任老师不报到政教处才怪来,不请家长到学校来处理才怪!

        平日从学校附近路过,经常会看到三三两两凑堆的学生熟练地抽烟,有的人会摇摇头感慨现在的孩子怎么了。能怎么了?好奇呗,好玩呗,装酷而已。三十年前的学生,不也有抽烟喝酒的吗?还是我们那个班,有几个同学抽烟已经很成瘾了,平日在宿舍抽也就罢了。有次的晚自习上,坐在教室后边的几位大个子神仙却公开抽上了,吞云吐雾般,看起来很爽的样子。大侯同学过足了烟瘾,还想玩把刺激,就对围观的同学说:“谁能把这个烟头扔到讲台上?”我,一个十足的小不点,竟然自告奋勇,拿起烟头就扔向正前方,冒着火星的烟头在教室的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半路下落,正巧落在埋头读书的女同学候美丽的脖子上,只听“哇”的一声尖叫,侯美丽同学哭了,众女生连忙上去抢救、抚慰,而我却吓得一溜烟跑出了教室。第二天,到教室去我还一直忐忑,怕侯美丽同学报告了老师,老师会追查,忐忑的结果却是悄无声息,啥事没有。

        多年以后,我跟本班王美丽同学结婚了,有次回忆高中生活,我问她:“美丽,你还记得有次晚自习上侯美丽被烟头烧伤的事吗?”她说:“记得呀,是有这么回事。”我就又问:“那侯美丽知道是谁扔的烟头吗?”她说:“不知道,我们女生都怀疑是一根龙同学,那家伙看起来坏坏的,只有他能做出这样的坏事来。”哈哈,原来是这样呀,怪不得没人找我麻烦。我郑重地告诉美丽:“你们女生错怪一根龙了,烟头是我扔的!”美丽瞪着她那美丽的车圈大眼诧异地看着我:“就你?那个全班的小不点?你这样坏?”得到我的肯定以后,只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恶狠狠地向我扑来:“哇呀呀,我要为侯美丽报仇,掐死你!”吓得我屁滚尿流地跑到了客厅躲了起来。这件事,如果拿到现在,我想侯美丽一定会去找老师,老师也一定会追查真凶,然后请家长领回家反省。三十年了,毕业以后就没再见过侯美丽同学,如果有机会见她,我一定得向她道歉,并为一根龙同学平反昭雪,还他一个清白,虽然他长得看起来有点凶神恶煞般,其实骨子里还是满善良的人。

        现在想来,还是我们上学的时候幸福和快乐,我们是自由成长的一代。那时候,上课睡觉没人管,晚自习爬墙出去看电影没人管,在宿舍吵翻天没人管,偷农民的苹果、盗食堂的咸菜没人管。学校的铁大门摇摇欲坠、破烂不堪,瞅一眼就怕它要倒下来,天天四敞大开,即使这样也懒得有人管。我们出学校很少走大门,都是翻墙而走,顺着操场边上白杨树,爬上去,往东就是高高的燕舞岭,站在燕舞岭上与低飞的燕子共舞。阳春四月,三三俩俩的同学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闻着新鲜的泥土气息漫步在正在疯长的麦田边;冬天,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覆盖着我的校园,漫步走在小路上,脚印留下一串串,有的直,有的弯,有的深,有的浅,朋友呀想一想道路该怎样走?

        我们来不及思考,来不及梦想,我们活在自由快乐的世界中,我们在疯狂的玩耍嬉闹中挥霍着我们的青春。我们像校园内白杨树上的蝉儿一样喧嚣和歌唱,我们在快乐中自由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