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替人征婚(散文随笔)  

2014-01-22 09:2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昌乐好友请关注:本地内退公务员征婚,男,1957年生人,有房,独立带读一年级女孩,诚征共度余生之伴侣,最好是县城行政事业企业单位职工,要求女方年龄在48—55岁,有合适者请联系我!

楼下的郑老头(散文)

         午饭的时候,老婆对我说:“下午没事,你去找楼下的老汉聊聊吧,他问过你好几次了!”楼下的老汉?哪个老汉?哦,我明白了,是三楼东的老郑。我知道他看过我的博客文章就喜欢上我了,读过我的散文集以后更喜欢我了,跟我聊过一次以后就更更喜欢我了。老郑是个苦命人,虽然大我10来岁,但他还是喜欢跟我畅谈人生,听我用我的语言阐述对人生的理解。有空吧,去跟老伙计喝一杯,他的人生是一个富矿,有着与常人不一样的故事背景,我不忍心去探究他的过去,所以常常不敢面对他,很怕触动他内心的伤痕。
       老郑是个有故事的人,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男人。他曾经到我家跟我聊过一次,因为我还没吃晚饭,故而没有展开聊,我只是通过邻居的只言片语对他有个大概的了解。
        我住的楼,是我们单位的家属楼。老郑不是我们单位的职工,他退休前是县建设系统的干部。大概是十年前吧,他的女儿大学刚毕业,某天女儿与更年期的母亲发生冲突,不堪忍受家庭暴力的女儿自杀了,于是老郑也离开了那个没有温情的家,离婚了。
        年过半百,失去唯一的女儿,我们无法想象老郑的生活如何继续下去。
        N年前,我们单位的老章因病去世,他家夫人也是教育工作者,正可谓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年龄,于是有人牵线,老郑跟徐娘结合了。有段时间,我下楼的时候,每每遇到一个陌生男人匆匆上楼,后来听邻居说这就是老郑。他们的婚姻形式是新时代的新变化,平时各自单独居住,偶尔他来这边,或者她去那边,一夜缠绵,然后匆匆离去。如此这般过了几年,前几年老郑忍受不了寂寞,独自收养了一个小女孩,现在已经四、五岁了。
       去年,三楼东的老牛搬去了昌城花园,老郑买下了老牛的房子,与四楼西的徐娘更近了,随时可以见面。
       老郑搬来居住不久,听说跟徐娘分手了。这个信息,在徐娘那边得到了证实,是真的。
       分手的原因,人们猜测源于老郑收养的小女儿。这个小女儿比徐娘的外孙女还要小,差辈了!再者,徐娘的儿子去年大学毕业回本地工作,很快面临结婚。
       猜测,只能是猜测,其中的无奈只有当事人清楚。作为邻居,我不能去打探。老郑喜欢我,是理解的。作为一个外来户,他很需要一个朋友,一个可以促膝交谈的朋友,在他读过我的文章以后他就认定了我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因此他时刻在期待与我有更多的交流。
       老郑也是一个文化人,在他们单位也是笔杆子的,还喜欢收藏古籍,据说有几百册,有的已经很值钱了。
       上次老郑来我家,我们聊起老杨——县城著名“钉子户”,他们是一个单位的,关系还很铁,而我跟老杨也是满熟的,我称呼老杨为姐夫。我结婚那年租住在县城南关村一隅,房东的大女儿当时寡居在家,正与离异的老杨谈恋爱,后来他们成了,于是我就称老杨为姐夫了。再以后,大姐在老杨的沿街家属院开了北门卖书报谋生,退下来的老杨就在门前摆上了茶摊,下棋喝茶看摊,我每每从那路过便坐下来喝几碗、聊几句。前几年,老杨的家属院拆迁,因为补偿没达成协议,开发商是按住宅楼补偿,老杨坚持以商品楼补偿,懂法的老杨与开发商打起了心理战,当其他住户陆续搬走拆倒后,老杨跟大姐在“孤岛”危楼中继续营业。
       后来,老杨的房子还是被拆了。我就问老郑这事是怎么解决的,老郑说非常有戏剧性。作为某某单位的人,局长找老杨多次谈话都不管用,老杨态度异常坚定。当开发商的补偿款提高到五十万的时候,老郑等几个相熟的朋友都劝过老杨“差不多了,见好就收吧!”,但老杨还是要坚守,他就不相信在本地没有达成拆迁协议就敢拆他的房子的。某一天,老杨骑自行车上街,路遇开发商司机开车阻挡,老杨怒不可遏,下车与那司机理论,那司机恶语相向,老杨出手,好了,这一下好了,耳膜破裂,法医鉴定轻微伤。老杨立即被关进拘留所,等候处理。接下来,就好办了。要么坐牢、开除公职,要么按开发商提出的条件同意拆迁,明白人都会选择后者,一切顺利解决。
       老杨的案子告一段落,我又提及诗人雷惊平,老郑说他们也很熟的。雷惊平的诗歌,我是很欣赏的,去年曾经获得文学作品大赛的一等奖,我一直以为是个年轻人,没想到却是个奔五的老兄。于是,嘱咐老郑改天有时间约一下老杨和老雷一起聊聊。
       虽然一个单元住着,我上班早出晚归,有段时间没见老郑了,怪不得他会想念我,每每在楼道碰到俺媳妇就问起我,看来我是有必要抽时间跟老郑喝一杯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