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蹭吃有理(随笔)  

2014-01-27 10:30: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没睡好,考虑过年的一些难事,回家过年没地方住,冷锅冷灶,缺盆子少碗,加之今年不过除夕,坚持上班到除夕的6点;接老爷子进城,又怕诸多的不便,满腹忧愁,故而起床有点晚。
       眼看到上班时间,联想到昨天下午才开会强调了办公纪律,只能匆匆赶点上班。可是肚子空空也,大冷天很不舒服,于是决定去火烧铺吃个火烧,最好再来碗稀饭。热气腾腾的才出炉的潍坊肉火烧,很香的,稀饭也是热乎乎的,很好!
        吃罢,已经到点了。匆匆掏腰包付账,三元钱,坏菜了,没带钱包!这可如何是好?
       吃火烧的空,听老板跟顾客聊天,说是初一的时候回白塔,难道老板是白塔人?白塔人,就好办了,老乡嘛,应该允许赊账的哈!因为三元钱,不会不让我走了吧?于是,跟做了贼一样心虚地说不好意思没带钱,那老板大方地说没事再来吃的时候一块给或者过了年再给也行。 
      于是,弱弱地问:“老板,你是白塔人?” 回答是肯定的,于是继续追问哪个村的,回答是客家哇,嘿嘿,那是邻村的嘛,俺是掰断村的!我说我,他们不认识,说俺兄弟,他们都认识,老板跟我家老三是初中同学。继续聊下去,老板娘竟然还是俺村的,奇了怪了,我瞅一瞅老板娘,木大有印象,前街的?回答还是后街姓王的,四十来岁姓王的,我应该认识呀!等报出她家老人姓名,一切了然,真是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她父母目前跟我家老三是一墙之隔,她妹妹跟的是我本家的叔伯兄弟,这老板娘得叫俺二爷爷,正儿八经的二爷爷。二爷爷吃个火烧还要钱?见外了吧,不看火色吧!
       简单聊了几句,赶紧卡点上班。路上,想起叫我二爷爷的孙女,我终于明白我咋印象不深刻了。她父亲,准确说是继父,是多年的光棍,四十大几小五十的时候才娶的大高庄还是哪个村的寡妇娘们,一块带过来了四个女儿,大的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而那个时候我正在外地上学,寒暑假回家待个半月二十天的,哪会注意到这一家子突然冒出来的四个女儿,没印象很正常。且不管这些,喂饱了肚子才是真的,欠钱不还他们也没谱,谁让俺是他们的二爷爷呢!
       再说说老板娘的妹子跟了俺本家兄弟的婚事,本来是差辈的,是孙女跟爷爷,有悖伦理纲常,但念及这女子是带过来了,骨血不是姓王的,也就无所谓了,但俺这兄弟管大侄子叫老丈人却是真实的,也不知道是怎么论的了。老板娘家五个女儿,留一个在本村前后邻住着,可以照顾父母,情理之中。而我这兄弟是我以前写过的一篇散文《二婶跟她的五个儿子》中说过的“四儿大了,小伙子一表人才,但也吸引不了姑娘的眼光,哪个愿意嫁到这样的家庭来。本村有一家五个女儿的人家,要招上门女婿,二婶找上挺妥媒人毛遂自荐,于是成了,只是有点差辈,女婿比老丈人还高一辈,爷爷从了孙女,一时传为佳话。”五个儿子四个做了上门女婿,还有一个腿脚不济的现在还单着,当然本村这个不算全是上门女婿,养女方父母的老,但不用上门,算是比较理想的生活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