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秦

仙月湖畔走出来的涂鸦人

 
 
 

日志

 
 

诡异的上坟(随笔)  

2015-04-06 17:1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地习俗,清明节祭奠逝去的亲人,一般在清明的前一天,顺便添土(为坟墓拔去杂草,添上新土,有墓碑的擦拭一新)。
    那天上午,我跟大哥去给母亲上坟,母亲去世已经18年了,所以并没有多少伤感,按程序走罢了。只是这几年,除了跟母亲唠叨几句的时候,还招呼一下小弟,喊他来陪母亲过节。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才酸酸的,恨老三这个人太自私,上有九旬老父亲下有未成年儿女,重任在肩,却任性地一走了之。
    放假三天,我有时间住下陪老父亲过节。清明早上,弟妹来说吃过早饭后让我领侄子去小弟坟前烧刀纸,跟俺老三说道说道,因为侄女上坟后回潍坊上班头疼欲裂,打电话回家说可能是上坟压坟头纸的时候多压了一块砖,被其爸爸怪罪了。
    我唯物、不迷信,但这事是义不容辞的。弟妹给了一刀纸,我又拿上了几个鸡蛋和面饼,还有老三好酒,又提了一瓶酒。走在路上,八岁的侄子问:”二大爷,你说俺爸爸是不是嫌我没给他上坟?“我说:“你姐姐上坟的那天,你不是没放假吗?你爸爸应该谅解的!”侄儿说:“那怎么俺姐姐会头疼?”这样的问题我一时解释不了,只能说可能是你姐姐压坟头纸没压好吧,等会我跟你爸爸说说就好了。
    到了弟弟坟前,看坟头也不过是一块砖,但坟头纸可能压得厚墩些,这也符合常规的嘛!我想春天来了,弟弟是嫌给他戴的帽子太厚墩,怕热吧!于是,稍微撤了部分坟头纸,重新压过。然后,就从方便袋里往外掏鸡蛋等贡品,一只鸡蛋骨溜溜就跑到地上去了,我跟地下的老三开着玩笑:“咋啦,老三,馋鸡蛋了?这是要抢的架势呀!”
    烧纸,纸灰飞扬起来,火舌烤着我的脸热剌剌的,我跟老三说:“老三呀,你嫌啥?嫌你儿子没来看你吗?我给你领来了!你的一双儿女都挺好,老父亲也很好,你就别挂念了,好生看好你的家,多陪陪娘!别找事了,别让闺女头疼了,闺女还要上班挣钱呢!” 我翻弄着纸灰,呐呐地说道:“老三,给你很多钱花呀,缺什么自己买吧!老父亲听说我来看你,还让我捎给你一大把的钱,你就花吧!”
    嘱咐罢,吩咐侄儿磕三个头,侄儿说是四个吧?我想也是,神三鬼四,那就四个!收拾供品,两个鸡蛋又骨碌碌跑到地上去了。我跟侄儿说:“唉,你爸爸这是还要吃呀,不让我们带走,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调皮!”于是,我跟老三说:“现在,不是我们小时候缺衣少食,不缺你吃的,想吃就都给你!”顺手把几个鸡蛋放到了坟前,领着侄儿回家转。此时此刻,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但却一直没流出来,泪水要流也要流进心里,而不是流在脸上。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